来自匹兹堡大学的一封信

2019-08-22

2019年5月,匹兹堡大学的两位本科生,庄嘉威与郑少铭,来到Imed深圳团队实习。三个月过去了,两位优秀的学弟圆满结束了来imed的实习任务,目前已经回到匹兹堡大学,开始新的学习生活。在此,imed深圳团队预祝嘉威与少铭,能够继续取得良好的学习成绩,申请到理想的大学。

下面附上嘉威与少铭给imed深圳的一封信。

致刘教授:

 ⾃五月中旬以来,接触IMED深圳团队,感触良多。
 
我作为⼀名没有科研经验与没有系统的人⼯智能学习经历的本科生,在初入团队时便有彷徨。从一开始我就抱着学习的态度,去了解⼀个我从未涉足过的科研领域。⾃幼就听很多人说⾛科研的 路要耐得住性子,经得起考验,有些⼈戏称为要“耐得住寂寞”。但在这个团队⾥,“寂寞”的感觉 着实是很难感受到的。相处这段时间,组员之间互相照顾,常有聚餐,侃天说地。虽偶有些工作 上结果的不如意⽽出现⼩小争辩,但这些⼩小争辩并没有破坏组员之间的感情。这样的事情的发在 组⾥应该说是起到了积极的作⽤,其积极体现在帮助组员认识到工作中的⼀些低效而带来的错误, 帮助组员在科研生活中成长。在⼀个以学习进取,获得科研成果为主的科研工作室中,私以为这种良好的科研氛围实属重要。
 
下⾯谈作为⼀名本科⽣在这段时间后的感想。于我⽽⾔言,从头学习到掌握,进⽽希望在几个月的时间内获得成果是给我带来了不⼩的挑战的。我本⼈在匹⼤大学习期间,过于专注于在代码的 编写上的训练,而没有在数学上下⼤大功夫。这就造成了⼀些理解概念上的困难。初始几周都要花些功夫自学⼀些没有见过的数学概念,以辅助⾃己更好理解⼈⼯智能领域的文章。从我的观察出发,这个过程是许多与我一样的本科⽣培养科研兴趣的起点。当下的许多⼤学⽣生,其实在上课过程中是很难忽然迸发出对科研的热情,他们更多的是在接触了⼀些科研成果后,通过了解学习的过程才会发展出对科研的兴趣。兴趣⼀旦培养起来,在科研路上可以愉快的往下走应当不不会是什么难事。较为“不幸”的是,我很难说我在这短短仓促的自学过程中发展出了许多兴趣,这是我⾃感略有愧对刘⽼师的地⽅。于学⽣⽽⾔,在⽼师您这接触科研的机会是⼗分宝贵的,我⾮常感激有这样的机会能够和科研学⽣一起度过这⼏个月的时光。在这段时间⾥,我有自己的思考,对⾃己新的认知,单就这⽽言对我已是宝贵的⼈生经历,再次说声谢谢。
 
我想,我能给imed深圳的建议可能就是在给新⼈人培养的过程中,为他们增添些趣味。从打代码起也好,从学习数学⽅方⾯面也好,学⽣哪⼀项薄弱就要补哪项。以我观察,刘鹏同志带领李如璇同志学习的过程看起来就算是和谐(当然具体李如璇同志什么感受我不好妄下定论)。张天阳同志散发着的文⼈与侠客并存的⽓息,在教我们概念的过程中,也给我们别有一番⻛风味之感。一早吃下美国汉堡,写下这篇感想,希望有机会的话可以和IMED成员们在美国或其他地方相⻅。
 
顺颂学安
庄嘉威
2019.08.21 于美国匹兹堡市
 
致刘教授:
今年夏天,我有幸来到刘江教授带领的iMed深圳智能医疗影像团队从事为期三个月的暑期访问研究。在这三个月期间,在张天阳学长的引领和顾在旺学长的协助下,我实现了一种新的基于深度对抗学习与分层形态处理的微小管状物分割模型-Meticulous Processing Network (MP-Net),并在眼底血管的DRIVE、STARE等数据集上表现出最佳效果。该成果计划投稿某知名国际会议。
 
美好盛夏的三个月,将成为我在寒冷寂寞的北国里珍藏留念的回忆。在这三个月里,在与同学的交往中,我了解了计算机视觉主要的创新动向,也就是构思创新的方法论。我以往有些许想法,但没能落地。但在这三个月之后,在对学科动向的了解深入、系统化之后,它们愈发地清晰,呼之欲出。我坚信在拥有足够时间试验自己的想法时,我在iMed修炼的这种方法论终会喷薄而出。
 
我对iMed的建议主要在工程方面。我们组不乏聪慧的大脑,但它们有时候不得不把时间精力浪费到重构并调试既有代码上。开发是一件需要高度约束的功夫。我觉得我们可以制定代码和架构的规范,尽量地模块化,让组员能够把80%以上的时间花在真正的学术构思上。
 
我要感谢刘江教授,给了我这个机会,和如此有趣的一群人结识,从事如此有趣的工作。我更要感谢张天阳学长,给了我莫大的引领、帮助与支持,带领我做出人生中第一个学术成果。此外,天阳学长才识高湛,亦文亦武,颇有李太白笔下的侠客风范,亦是我难遇的挚友。
 
衷心祝愿iMed越办越好,希望以后还有更多交流!
 
郑少铭